精选十二码香港免费

演讲 喜剧大师金凯瑞:选择所爱无所畏惧

发布日期:2020-06-30 04:38   来源:未知   阅读:

  金凯瑞,加拿大裔美国演员、编剧、制作人。1998年,他凭借《楚门的世界》获得美国电影金球奖最佳男演员奖。次年又凭借传记片《月亮上的男人》获得美国电影金球奖喜剧片/音乐片最佳男主角奖。此外他还有《变相怪杰》、《暖暖内含光》等代表作。他面部灵活,表情丰富,甚至可以说是“骨骼清奇”,是公认的橡皮人。作为喜剧演员,他举止夸张,毫无包袱,演什么像什么,在许多喜剧人心中早已封神。

  然而,荧幕之外的他却经历了父亲事业失意、家庭困窘而被迫年少打工、母亲罹患重病、前女友在分手后自杀、被前女友家人告上法庭等人生drama.......而他自己也饱受抑郁症折磨,他能逗得你笑出眼泪,你却不知道他抑郁得多么绝望。

  致郁之后,画画便成了金凯瑞的慰藉,借此他也逐渐走出了阴霾,并在一次毕业演讲中向毕业生分享了他的一幅关于爱与恐惧的画作。他的演讲欢笑声不断,曾经的痛苦也只是被他的诙谐言语一带而过。作为一名喜剧演员,金凯瑞将深刻的人生感悟用幽默的段子、生动的表情和丰富的肢体动作传达给听众,使演讲更有摄入人心的力量。

  今天我想种下一颗种子,一颗能够以热情澎湃之心和清楚明白的完整感来激励你努力向前的种子。而问题在于,这颗种子是否有可能生根发芽,或者被孟山都(美国的一家跨国农业公司)起诉而被迫使用他们的种子,那可能就不是全天然阿育吠陀配方的了。

  原谅我今天看起来有点低落——昨晚我可是头朝北睡的(调侃阿育吠陀学的梗)。在皮塔(阿育吠陀体系中的一种元素)之中醒来,辗转反侧直到瓦塔(阿育吠陀体系中的另一元素),回复正常方可入睡,这简直疯了。但我并没疯掉,我利用这段时间大吃了一顿,和社交平台上的朋友聊了聊。因为生活不是被动地等待着发生,它因你而生。我怎么知道?我其实不清楚,但我一直在讲话,这才是最重要的,这就是我来这里要做的事。

  有时我甚至认为这是唯一重要的事,仅仅是刷一下自己的存在感,告诉别人我们是一个更大整体的一部分。我以前以为金凯瑞本身就是我的全部,只是一道闪动的光、一片起舞的影、幻化成可以名状之物的虚无。我惶惶然寻求庇护于洞穴、狐巢和地洞,像一个射手,在镜中搜寻目标,却被自己的箭击中,而乞求被奴役,恳请戴上锁链,被欲望所蒙蔽,被那虚幻的伊甸园所牵绊。

  没想到我可以这么正经吧?你们以为我是谁?——我可是没有底线/极限的。我不可能被容纳,因为我容纳一切。你可不能容纳一个容纳一切的人呐!

  我以前以为我的存在止步于我肌肤的边界,认为自己被局限杂这个小小的“肉身”之载体里,而通过它你可以体验世间万物,尽管我想要个更强壮的。归根结底,它就是个债权人,而借出给你的迟早要收回去。之后我又认识到载体以外的一切也是我的一部分,现在我开的可是敞篷车——放下顶棚,享受清风!

  你们是知识与意识的先锋,是无限可能中的新浪潮。在门的另一边,是一个渴求新观念、新领袖的世界,而我在当中混了30年。噢吼,她真是个小野猫,她会蹭蹭你的裤脚,咕噜咕噜哼几声,等你抱她起来顺顺毛,接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爪子排在你脸上!那里真是充满艰辛,但这没关系,那里有蛋卷冰淇淋,上面还有糖粒儿呢。这大概就是我今天真正想说的,有时吞咽下自己的感受也没什么大不了。

  恐惧会闯入你的人生舞台,你得决定它戏份的多少。你可以穷尽一生臆测鬼怪,担心未来之路,就算未来的路是由我们当下做出的决定所铺就的,无论这些决定时基于爱意还是恐惧。很多人处于恐惧选择了貌似实际的道路,而自己真正想要的却似乎遥不可及,连想想都觉得荒诞不经,于是我们从来不敢开口向宇宙索求。我想说的是,我就是个例子,你们可以去索求,大胆开口吧!如果它没有立刻在你面前应验,那只可能因为宇宙在忙着处理我的订单呢——我的可是超大份订单。

  我父亲本可以成为一位伟大的喜剧演员,但他认为这不可能实现,因此他做了一个保守的决定,找了一份安稳的会计工作。当我12岁时,他丢掉了饭碗,整个家庭也被迫要为生存而奋斗。我从我父亲身上学到了许多宝贵经验,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做你不想做的事情也有失败的可能,所以你为什么不冒下险,选择自己喜爱的事呢?

  但这并非他唯一教会我的事,我见识过他的爱与幽默的力量,也目睹了这些如何改变了我的周遭,于是我认为这可以一试,这值得我投入精力。没多久我就行动了起来:客人来家里拜访时,会有一个七岁的孩子从楼梯扶手上滑下来迎接他们,他们会说“咋回事儿?”而我则答道“我也不知道,要不咱们看看精彩回放?”于是我会回到楼梯顶,再次缓缓滑下。这真是奇怪的一家子!

  我父亲总会骄傲地说我不是一只火腿(指业余演员)而是一只整猪,而他对待我的天赋就像他对待自己人生的第二次机会。当我28岁左右,已经做了10年职业喜剧演员时,一天晚上我突然意识到,我的终极人生目标是让人们放下忧虑,就像我父亲一样。意识到这一点后,我开始致力于新的事业“无忧的殿堂”,简称FFC教堂。我全心全意地为我的“神职”奉献。

  那你们的“神职”呢?你们打算怎样服务这个世界?哪些东西是世界需要,而你又有能力提供的?这是需要你们自己想清楚的问题。当你完成了自己的人生目标之后,我可以作为过来人告诉你,你对别人的影响是世上最珍贵的财富。因为你从生活中获得的一切最终都会朽烂,唯一留下的只有存在于心的东西。

  我的选择是纾解他人,而这个选择让我登上了人生巅峰,看看我现在的位置,看看我要去做的事儿,无论我走到哪里——每次说到这儿我都有些小激动,因为这对我意义非凡——我做的事会使人们原意呈现出自己最美好的一面。我已达山巅,而我唯一一个没有纾解的人就是我自己。我想知道若没有这名声,我会成为怎样的人,若我说的话无人原意倾听,又会如何?若我辜负了人们的期望,若我没带面具就参加了狂欢派对,并且决绝为了一捧珍珠而亮出自己的胸膛,又会怎样?

  但你们已经超前太多了,你们已经知道自己是谁了,而那份随之而来的平静,超越了个人品性,超越了大众认知,无法被创造,更无法被伪造,甚至无法通过努力所取得。你可以加入这场游戏,打一场胜仗,以任何你想要的形式,怎么开心怎么来,但想要找到真正的平静,你必须卸下铠甲,你对于认可的追求可能让你卑微到湮没无痕。不要让任何事情遮住以这种形式散发的光芒,要勇于让世界看到你的光辉。

  我常说,我希望人们能实现他们所有关于财富和名声的梦想,这样他们就会发现这些不是他们能够找到自我圆满的所在。如同你们中的许多人,我总是担心踏入世界之后做了一些超过自身极限的事,直到某个比我聪明的人让我明白,世界上不存在超越我极限的东西,我的灵魂并不局限于我的肉体,而我的肉体是被我的灵魂所包容的,这是统一的。一个虚无的统一,不为任何特定的原因而舞,也许只是为了安慰自身、娱乐自身。

  当这种转变发生时,你将不再感受世界,而世界会来感受你、拥抱你。我总是站在起点,我有一个重置按钮,而我总是想按下它,只要这个按钮正常工作,你的一生中再无办法创造出其他同它一样有力的故事。而想象力总是不断制造时好时坏的场景,自我意识总是企图将你困在纷繁的意识场景中。我们的双眼不仅是观察者,还是投射者,在原先的故事上投射着其他故事,那些是我们无法回避的场景图像。

  恐惧正在撰写着剧本,而剧本的名字是“我永远不够好”。你会看着一个像我这样的人说:“我怎样才能达到你这样的高度呢?”这是自我的声音。如果你听从它,就永远有人做的比你好。无论你取得了多大的成就,你的自我绝不会让你喘息,他会告诉你不要停下,直到你在地球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直到你永垂不朽。自我的狡猾之处正在于此,它会诱惑我们,许诺我们一些自己本来就拥有的东西。

  所以我希望你们能放松一下,这就是我的工作。放松,而后梦想美好的生活。二年级时,我有一位来自爱尔兰的代课老师,她在晨祷时告诉我们,当她想要某样东西时,她会祈祷,并许诺会以某些东西作为回报,屡试不爽。当时我坐在教室后方,想着,我家可能买不起自行车,所以我回家后祈祷得到自行车,并许诺每晚背诵玫瑰经作为回报。“背叛这个诺言吧。”(恶魔版的金凯瑞所说)

  然而两周后我回家,发现了一辆新的酷炫自行车。逆袭成功!家里人告诉我,我因为赢了抽奖而得到了这辆自行车,因为我的一个朋友在投注单上写了我的名字,而我对此毫不知情。那之后,这类事情不断发生在我身上,在我看来,这就意味着让宇宙知道你的目标,然后努力向目标前进,不要在意目标如何达成。

  你要做的,不是弄明白它到底怎样发生在你身上,而是打开你脑海中的大门,当现实中的大门打开时,走进去就好了。不要为你可能错过了机会而担心,因为总会有打开的大门,它们会不断打开,像我之前所说,生活不是被动地发生,它因你而生。我确实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我只是做出了清醒的选择,将挑战视为有益的事情,因此我能以最有效的方式面对这些挑战。你们也能找到适合自己的方式,这是乐趣的一部分。

  为什么不用信念冒个险?用信念,而非信仰或希望,来冒个险吧。我不相信希望,希望就像个乞丐,希望只能帮你走过火堆,而信念则助你一跃而过。

  你们有能力,并且已经准备好了,准备为这世界做一些美好的贡献。在你走进那些门之后,你永远只有两个选择:热爱或恐惧。选择爱吧。永远不要让恐惧支配了你有趣的心灵。

Power by DedeCms